解开心结的艰难历程

【发布日期】:2019-10-08【查看次数】:

  解开心结的艰难历程 读陈云发《中的崔夫人形象谈》有感兼论崔夫人的心 理脉络 从人性的高度和深度重析《西厢记》中崔夫人的形象, 以发现这位相国夫人所蒙受的不白之冤,想必是陈云发撰文 《中的崔夫人形象谈》 (见 《上海戏剧》 今年第 6 期)的初衷。 那些鞭辟入里的论述,敦促我重读这部古典名著并也发表些 许感受。 王实甫笔下的崔夫人一出场便自报家门,表明女儿莺莺 “曾许下老身之侄,乃郑尚书之长子郑恒为妻” 这一门当户对 的婚约;又从“先夫弃世之后,老身与女孩儿扶柩至博陵安葬, 因路途有阻,不能得去,来到河中府将这灵柩寄在普救寺内” 的台词中,点出她自己身处社会动乱时期的处境,由因带出 “夫主京师禄命终,子母孤孀途路穷” 的无限伤感。 话锋一转, 崔夫人说“今日暮春天气,好生困人”,于是便想到莺莺,表露 出趁“佛殿上没人烧香”之机,吩咐红娘“和小姐闲耍散心一 回去来”的慈爱之心。 张生之“惊艳”和莺莺之回眸的机遇,由此而生。 这就表明,张生求爱的对象――莺莺,不仅是与崔夫人相 依为命的女儿,且是同崔夫人娘家侄子郑恒有着婚约的女儿。 《西厢记》由此破题入戏,破题须破崔夫人的心结,入戏必入 崔夫人的要害,从中可见王实甫描写崔夫人出场亮相的高深 之意。 社会动乱如此,就连河桥守将孙飞虎闻知莺莺 “有倾国倾 城之容,西子太真之颜”后,也顿生贼念,振振有词地说道:“当 今用武之际,主将尚然不正,我独廉何为?”他立即发兵围寺, 公开勒令:“限你们三日之内将莺莺献出来与俺将军成亲,万 事干休;三日之后不送出,伽蓝尽皆焚烧,僧俗寸斩,不留一个!” 在突遭生死大劫之际,崔夫人问莺莺:“老身年六十岁,不为寿 夭;奈孩儿年少,未得从夫,却如奈何?” 难道此时崔夫人忘了女 儿与郑恒的婚约了吗?没有!当她听完莺莺的最后一计:“不拣 何人,建立功勋,杀退贼兵,扫荡妖氛,倒陪家门,情愿与英雄结 婚姻……”便当机立断地说“此计较可”,并诉之利害:“虽 然不是门当户对,也强如陷于贼中。 ”即令长老当众宣告。我 以为,这是王实甫借此将崔夫人提到了历史的、 美学的特定情 境中加以内心外化,即顾及女儿事大,大到连侄儿的婚约都不 顾了。由此,王实甫才让与她同在法堂烧香的“饱学秀才”张 生挺身而出,让她亲眼目睹张生化险为夷的经过。 之所以让笔下的崔夫人切身感受到这场大难来去的全 过程,王实甫意在让她感受到张生具有救人急难、 不失从容的 风度,胸有成竹、无计不成的智慧,使她在事后回顾郑恒婚约 时,不能不承认郑恒的相形见绌。 这同时提示读者在看崔夫人 宴请张生时唤出莺莺,发出“小姐近前拜了哥哥者”的动作不 一般,具有非同寻常的意味。 确实,“小姐近前拜了哥哥者”这句话令张生顿感“呀, 声息不好了也”,莺莺也觉“呀,俺娘变了卦也”,红娘为他俩 发愁“这相思又索害也”,这些都是剧中人物的感觉。若是我 们跟着剧中人的感觉走,那么崔夫人让张生与莺莺 “兄妹相称” 的目的,无疑是个“赖婚”的动作,由此将她打成“封建统治 卫道者”也似乎顺理成章了。然而,有道是“当局者迷、旁观 者清”――我们能跟着剧中人的感觉走吗? 陈云发的文章首先对此提出质疑“ : 让张生和莺莺兄妹相 称,助银另娶……这个主意,不能简单地理解为‘赖婚’,而是 崔夫人摆脱女儿‘一女二许’窘境的一项最佳选择,当然其中 也包括了对张生的试探。 ”我对他提出上述观点的胆识十分 赞赏,却也有不同看法――对于“其中也包括了对张生的试 探”,我认为是有理的,对于“崔夫人摆脱女儿‘一女二许’ 的窘境的一项最佳选择”,我不能苟同。若是那样,那么崔夫 人仍是恪守郑恒之婚约的崔夫人,而不是王实甫笔下的崔夫 人。 其实,王实甫己借“寺警”向读者、观众表明,崔夫人是 个顾及女儿利害事大,大到连侄儿婚约都不屑一顾的人母。 “寺警”解除之后,她既知女儿与张生是一对有情人,也知大 难来时他俩所得的婚姻已为寺中众多僧俗传为美谈,更知张 生的莫逆至交――击退孙飞虎的杜将军也为这个许诺婚姻 而惊喜、而恭贺所意味的非常影响。难道说,她能回头取郑恒 而弃张生,不惜自食其言而敢做不耻于人世的忘恩负义之人 吗?何况,任何人的取舍抉择都离不开自己的切身感悟。崔夫 人母女从京城出发,一路扶着相国灵柩返乡安葬,“路途有阻” 只能途寄普救寺,像这等崔家大事,作为既是她内侄又是她未 婚女婿的郑恒偏不在其列, “路途有阻”崔夫人去信催他前 来,他又迟迟未来。崔夫人会怎么想?这也是王实甫在郑恒未 出场前描绘其为人的一个伏笔。 直到张生与莺莺长亭分别,在京城高中状元之后,郑恒才 来到普救寺。此时,王实甫这才对他作了正面描写。崔夫人一 见他就劈面挑明:“莺莺为孙飞虎一节,等你不来,无可解危,许 张生也!”此时,郑恒的反应却是要姑母将莺莺还他,并欲将莺 莺“着二三十个伴当,抬上轿子到下处脱了衣裳,赶将来还你 一个婆娘”! 郑恒的丑恶嘴脸,对于同在京中、与郑家有过亲 密接触以致亲上加亲的崔夫人来说,不可能置若罔闻,更不可 能一无所知。 王实甫如此前呼后应地描写郑恒,正要体现出崔 夫人对女儿与侄儿的婚约实在有着难言的苦衷。 因此,如何取张生而履行承诺,又如何舍郑恒而解决婚约, 才是崔夫人 “为女儿摆脱 ‘一女二许’ 窘境的一项最佳选择” , 而非让莺莺与张生兄妹相称本身。 只是,崔夫人在欲履行前者 却尚处无法摆脱后者的情况下,出于难言苦衷的心结,才有了 “小姐近前拜了哥哥者”的话来。当遭到张生严词拒绝时, 她才向张生说出了莺莺的婚约由来,并强调:“有书赴京唤去 了,未见来,如若此子至,其事将如之何?” 从中不难看出其中也 有问计于张生之意。然后,崔夫人又建议:“莫若多以金帛相 酬,先生拣豪门贵宅之女……台意若何?”这话中自有“包括 了对张生的试探”,但更多的意味是,当遭到张生严词拒绝并 告退辞行时,崔夫人已对张生的意志心中有底,于是旋即发出 “你且住着”和“明日别有话说”,目的在于留住张生不放。 王实甫这一绝妙笔触,将崔夫人难言苦衷的心结藏进了这短 短两句话中。 “你且住着”这句话,同时意味着崔夫人承认张生与莺莺 的距离已拉近到亲如一家的程度了。而她“明日别有话说” 的“明日”,王实甫却暂时不给她,除了张生害病时让她外托 长老请太医、 内使红娘去侍候以示关怀外,一直不再让她出场, 让这个“明日”一拖再拖。直到“兄妹”成了“夫妻”,生米 煮成熟饭,王实甫这才让她出场,让她透过“这几日窃见莺莺 语言恍惚,神思加倍,腰肢体态比向日不同”的表象,切入“莫 不做下来了么” 的深层探想,并从欢郎见闻中得到印证之后才 意识到 “明日别有话说” 的 “明日” 已在眼前。 因此,这个 “莫 不做下来了么”的深长意味,正在于崔夫人当初凭借“兄妹相 称”寄托“明日别有话说”的动作内涵所在。试驾比亚迪元EV535!这7个优势让我觉得这款车值得买,而她“拷红” 的前提才是:“你实说呵,饶你;若不实说呵,我直打死你这个贱 人!”红娘实说后反责崔夫人“三不是”,崔夫人也接受了。 红娘见状趁势建议:“莫若恕其小过,成就大事,润之以去其污, 岂不为长便乎?”崔夫人欣然依从,直至令张生赴京应试:“你 明日就上朝取应去,我与你养着媳妇。得官呵,来见我;驳落呵, 休来见我。 ”包括最后她为张生与莺莺主婚、喜庆团圆,这一 切由此顺理成章,合乎她顾及女儿利害事大,大到连侄儿婚约 都不屑一顾的性格发展逻辑。 王实甫如此描写崔夫人,是不是就令《西厢记》没有矛盾 冲突了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 恩格斯就悲剧 《弗朗茨?封?济金根》 给拉萨尔的信中说:“描述个性,不仅是依靠说明他做什么,而 且要依靠说明他是怎样做的。 在这方面,如果某些性格受到一 些比较严格的划分和比较尖锐的相互对比,戏剧的内容是不 会受损害的。 ”王实甫如此描写崔夫人,不仅不会使戏剧的内 容受损,而且表达出不一般的内容,创造出了很特殊的“有意 味的形式”,显现出深刻的人文思想深度和强烈的艺术魅力。 我以为,陈云发此文是对我们长期以来将崔莺莺视作封 建礼教的叛逆者,把崔夫人论作封建统治卫道者的 “历史定性” 的否定。这种“历史定性”,出自那种把复杂的社会人生理解 成正负两极斗争到底的思维模式,源于将丰富多彩的人类文 明史简化成阶级斗争史的观念,实是不利于我们对自己民族 文化遗产的解读,也有害于一个时代的文化走向的。

上一篇:MDPDA锚点网

下一篇:【大师箴言 智慧锦囊】解开心结 一生受用!

香港挂牌| 小月兒心水论坛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记录| 赛马会心水论坛| 管家婆玄机马报图| 香港财神报各类财神报| 跑狗图新一代跑狗论坛| 白小姐免费玄机资料| 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| 一点红正版玄机解句|